快手黄色网站,快手破解版你懂的

火花四溅中,鲜血飞溅,人一个接一个倒在她面前,温热的鲜血溅到她脸上,身上。

上一秒还鲜活的人,此时浑身是血的倒在自己脚边,毫无声息。

“啊!”

“宝贝,宝贝。”陆姿月的声音传来,时笙没有焦距的眸子顿时集中到身边的人身上。

时笙扑进陆姿月怀中,“妈妈,我做噩梦了,我梦到飞鹰叔叔他们都死了。”

陆姿月身体明显僵了下,她沉默的抚着时笙后背。

时笙混乱的思维渐渐归位,她不是在做梦,他们是真的死了,就死在她面前。飞鹰最后还抓着她的脚,让她跑。

可她当时双腿像灌了铅了一样,脑中一片空白,迈一步都困难。

他们都死了。

就死在她面前

时笙心底很怕,那是一种源自孩子的本能。

妹妹

夏日柠檬黄少女

时笙抬起头,视线巡过四周,这里只有她和陆姿月。她心底凉了半截,对上陆姿月的视线,艰难的问:“妹妹呢?”

“宝贝,没事,妹妹没事。”陆姿月安抚时笙,“那些人怕我们逃跑,把潆潆带走了,他们暂时不会伤害她,你放心。”

放心这话陆姿月自己都不信。

“为什么不带我走?”时笙睁着大眼,“妹妹一个人会害怕的。”

陆姿月唇瓣张了又合,许久才哽咽着道:“妹妹会没事的。”

“我去和妹妹换。”时笙坚定的道。

那个时候的时笙,心底仍然有些迷茫和天真,她觉得只要自己去和妹妹换,他们一定会同意的。

陆姿月眼眶蓦地红了,她将时笙搂紧,“宝贝,对不起,是妈妈没用。”

时笙最后当然没能将时潆换回来,她被关在这个地方,连那些人都看不到。他们身边扔着几支营养剂,足够支撑很长一段时间。

那段时间是时笙最难熬的时光,开始她试图找到能出去的地方,可这个地方被加固过,没有任何给她利用的地方。

她双手全是血,最后却连一个螺丝钉都没弄开。陆姿月心疼她,但也知道劝不住她,便跟着她一起找出去的出口。

她们几乎将这个地方每个地方都摸索了一遍,可惜最后她们都没找到出口。

这个地方像一个没有出入口的密室。

时笙很担心时潆,然而除了担心,她此时什么都做不了。

第一次时笙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无能。

她颓废的坐在地上,她问:“妈妈,为什么?”

为什么这些人要追她们?

为什么要杀死那么多人?

为什么爸爸还不来救她?

为什么要带走她的妹妹?

陆姿月挪过来抱住她,声音轻轻的道:“宝贝,这个世界很残酷,我们不过是这万千世界的一缕浮萍。站在金字塔尖的人掌握生死,他们想要我们死,我们就得死。”

她如何不担心时潆,那么小的孩子,她宁愿他们带走的是她。

可她什么都做不了,她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他们收走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为什么?”时笙固执的问。

她的父亲待人和善,母亲温柔贤惠,妹妹善良可爱。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对待他们,他们做错了什么?

陆姿月眼泪啪嗒啪嗒的滚落,掉在时笙脖子上,滚烫,每一滴似乎都滚进时笙心底,烫得她心脏都跟着收缩。

陆姿月压抑的哭声落在时笙耳畔,无助又愧疚。

母亲并不坚强,这一点她很早以前就知道,可她不得不坚强。

如果她软弱了,就无法保护她的孩子,所以她一直在强撑。

到最后时笙都不知道,为什么那些人要这么对待她们。

她心底突然有些发慌,死死的抓着陆姿月的胳膊,“妈妈,我好担心妹妹,她会不会有事?”

说到时潆,陆姿月也白了脸色,她视线在这个犹如密室的地方转一圈,眼泪无数的滑落,“宝贝对不起”

陆姿月掩面而泣,“都是妈妈没用,保护不了你和妹妹。”

如果

如果潆潆有个三长两短,她怎么去见慕哥?

当初她答应慕哥,一定会保护好她们的。

陆姿月咬牙从地上站起来,再次在这个地方寻找出口。

时笙心底慌得厉害,好像时潆出事了一般,她试图敲门,可不管她弄出多大的动静,都没一个人来。

她们被关在这里,更像是被遗忘了一般。

飞船不知道在多久后停下,舱门被打开,几个男人站在舱门外,时潆被他们拎在手中,舱门打开的瞬间,毫不怜惜的扔进来。

时笙眼疾手快的接住时潆,但因为惯力,她被带倒在地上。

一抱住时潆她就发现比起以前,时潆轻了好多,抱在怀中几乎都没了重量。

“哼,倒是姐妹情深。”门外的人不屑嘲讽,“把她们带走。”

时潆和她们分开这么久,脸色苍白,眼睛浮肿,以往那个灵动的小姑娘再也寻不见,只有木讷和呆滞,以及掩不住的惊恐畏惧。

“妹妹?”时笙心猛地揪起。

时潆呆滞眸子转了转,好一会儿都没焦距,她目光定格在时笙脸上似乎看清面前的人,她眨了下眼,眼泪瞬间涌出,搂着时笙脖子,哇的一声大哭出来。

声音撕心裂肺,听得人心底发抖。

经历了什么,才能让一个孩子发出这样的哭声。

陆姿月也扑了过来,脸色苍白,声音发抖,“潆潆。”

陆姿月看到时潆胳膊上的青乌,她瞳孔紧缩,快速的翻着时潆胳膊,青乌一路蔓延往上,到脖子,胸口,到处都是。

陆姿月有一瞬间的呆滞。

“妈妈,疼。”时潆软糯的声音惊醒陆姿月。

陆姿月松开手,眼底愤怒和怨恨齐齐迸发,可她很快压下去,将时潆从时笙手中接过,“别怕,妈妈在呢。”

“快出来,磨蹭什么?”

外面的人冲着她们怒吼,很不耐烦的样子。

“宝贝,跟着我。”陆姿月扭头对着时笙道。

时笙只觉得陆姿月有些奇怪,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,她点点头,伸手牵住陆姿月的衣摆,跟着她走出关了她不知道多久的地方。

那一年时笙十岁,时潆五岁。

从她踏出舱门的那一刻,她的一切都将坍塌。快手黄色网站,快手破解版你懂的